原油投资网
原油直播室-原油期货分析

期货原油在线交易喊单22小时在线探寻亏损企业治理之道

  严考核、硬兑现,强化经济责任制考核。每年与直属单位对接指标2至3次,每季度召开经济活动分析会,及时分析查摆差距,调整经营管理策略,激励直属单位自主创效的积极性。

  今年上半年,成都宝石公司营业收入同比增长16.37%,实现了连续两年盈利,力争2021至2025年实现营业收入20亿元至30亿元。(记者孙梦宇、王安军、罗建东,通讯员王耀家、段永华采访整理)

  成都宝石公司:拳头产品牵住扭亏“牛鼻子”

  三是提高产品质量的同时,要降低集团内部依赖。既要“增量”,又要“存量”,保证内部产品做优基础上,拓展外部市场做强做大。2020年上半年,公司销售到中国石油外部企业的输送装备占比已达80%以上。

  由于充分发挥经济杠杆的激励与调节作用,单位创收、职工提奖,双赢局面初步形成。以绿化公司为例,2019年通过改革,总利润增加500万元。

  二是增加主营业务优势产品力量,围绕主营业务“5+1”产业定位——输送装备、油气井管、钻井装备、采油装备、炼化装备、制造+服务,制定盈利目标。要给优势产品做加法,劣质产品做减法。要搞好经济生产项目,结构性增加收入,保证主要生产单元不亏损。要给劣势无发展潜力的产品做减法,该退出退出,通过搞活机制,降低负担损失。

  一是思考如何找“出口”。通过分流安置,减少非主业人员,盘活挖潜,输出劳务、转岗、退养、离岗。

  东方物探辽河物探处处长高海燕表示,人是最难的问题,国企之所以难改就在于员工思想难以转变。而解决人的问题最重要的是改革,关键是要触动灵魂。

  郭海涛:亏损企业的根源在于体制机制。建议采取混合所有制改革,为企业引入社会资本,增加外部压力。在政策允许范围内,对于一些具备条件的业务领域,要努力实现从管资产向管资本的转变,摆脱控股股东的“执念”,为更好地发挥自身主观能动性留出空间,为发挥社会资本积极性创造条件,让企业真正实现市场化改革。

  李敏:一是持续跟踪督导治理后僵尸特困企业运行情况。在2018年基本完成国资委处僵治困目标任务基础上,2019年以来,仍按月持续监控治理后企业主要经营指标变化,对于亏损反复的企业发出预警提示,要求专业公司和相关企业采取有效措施,巩固治理成效。二是每年通过企业发展能力评价工作,对集团公司所属110家生产经营类企业进行综合性评价,反映企业经营管理现状及发展潜力,揭示问题短板,并对发展能力排名落后、持续亏损的企业进行预警提示,指导企业查找短板弱项、分析差距原因、制定改进提升方案,促进企业提升盈利能力、竞争能力、可持续能力,防止产生新的僵尸特困企业。

——一个大集体企业成功扭亏脱困的启示

  从企业实践看,近年来,集团公司已经在这一领域取得了相关进展。本期特别报道将围绕“亏损企业治理”,邀请相关专家及典型企业代表,探索亏损企业的长治之道,以供参考。

  渤海装备:5家企业处僵治困全部完成

  刘孝成:这些企业的共同特征是生产要素错配。只有让生产要素合理流动起来,才能彻底解决亏损问题。建议通过管理创新和科技创新来提升全要素生产率。例如,可考虑设立产业投资基金,运用金融手段解决资源配置问题,一方面提早获取关键卡位企业的资源,另一方面科学处理僵尸或特困企业资源。(记者魏枫采访)

  北天集团是抚顺石化上世纪90年代为辅助生产,同时解决员工家属就业问题而成立的集体企业,高峰期时达1.2万人,业务涉足工程、工业、生活服务、服装制造等。“政策性扶持”自始至终伴随着集体企业的诞生和发展。随着抚顺石化整体经营业绩的起伏,北天集团也被动波及,经营业绩急转直下。

  中国石油大学(北京)经济管理学院副教授 郭海涛

  在这场“战疫”中,抚顺石化北天集团表现突出,近1/3的口罩出自这里。值得注意的是:这是在没有任何口罩业务的情况下,在集团公司范围内第一个实现转产的企业;这是连续亏损多年,2019年刚刚实现盈利的企业;其员工队伍平均年龄高达52岁,大部分临近退休。

  通过上述工作,油田近5年轻量化资产达112亿元,资产包袱大大减轻,油田资产净额大幅下降,为完成三年减亏目标奠定了坚实基础。

  坚持科技创新,争创名牌产品,形成扭亏“聚能环”。主导产品不断升级,可以提升产品竞争能力;新产品不断推出,可以提升企业的抗风险能力;争创名牌产品,可以保证企业发展可持续。2500型压裂车等18项产品通过集团公司科技成果鉴定,双轨迹振动筛研制等7个项目获得省部级科技成果奖励,“压裂设备研制及工程应用”项目获中国石油科技进步二等奖。

  面对临时用工多、费用高,将临时工费用与直属单位奖金总额捆绑。在此基础上,全力推行按量计奖、按量取费,推行单项工程成本核算。

  1 特困亏损企业的成因是什么?

  按照党中央、国务院及国资委处僵治困工作要求,集团公司积极推进亏损企业治理,各相关企业充分发挥主动性,结合企业实际,探索多种方式推进亏损治理工作,在拓展内外部市场、着力科技创新、推进资产轻量化、开展人员分流等方面进行有益尝试,并取得显著成果。

  做大产品规模,提升营业收入,牵住扭亏“牛鼻子”。公司形成压裂、钻头、井口、固井、固控、井控、带压作业机和管汇等八大类主导产品集群,营业收入从5亿元左右到去年达21亿元。

  而在2016年初,却是一番不同的景象。受市场大幅萎缩及员工思想观念固化、体制机制僵化等问题影响,物探处已连续两年亏损达1.5亿元以上,被列为东方公司10家特困企业中最困难的一家,由国资委亲自挂牌督办。

  对此,成都宝石公司实施一系列举措,从昔日产品虽多却亏损的弱势企业起步,技术创新能力从弱到强,市场覆盖从巴蜀之地走向了全国各地,实现了扭亏。

  石油管理干部学院制度与政策研究室主任 刘孝成

  历史基础薄弱,人员结构不合理,部分钻采产品价格低,创效难度大……一系列行业和历史原因让渤海装备长期亏损。随着2018年辽河重工完成了税务注销,其他4家企业全部实现扭亏为盈,资产负债率均已降至90%以下,标志着渤海装备僵尸企业处置全面完成。

  吐哈油田公司财务处处长鲁正乾表示,扭亏的难点在于,油田进入非常规开发时期,现有的勘探开发技术还不能完全满足低成本开发需要,老油田自然递减率居高不下。受新区建产资源品质差、油田控递减和提高采收率技术未获突破等因素制约,原油PD储量储采比低于股份公司平均水平,油田稳产基础薄弱。

  刘孝成:一是产权处置,目前这些企业产权所有制形式复杂多样,需要厘清产权关系,明确责任主体,推动现代企业制度的建立。二是人员处置,要通过多项改革措施让人从思想到岗位动起来。三是资源配置,过去这些企业占用了太多的生产要素,要通过合理合法的配置手段,让这些生产要素发挥最大的价值。

相关媒体网站